欢迎您访问我们的网站,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!
语言选择: 繁體中文
您的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 七彩动态 >

七彩动态

沈阳青少年心理咨询推荐——抑郁、双相孩子整天宅家里,如何引导出门社交(上)

大部分青少年、学生群体得了抑郁症、双相障碍等精神障碍后,性格变得自我封闭。尤其是因病休学后,他们几乎整天待在家玩游戏、刷手机、睡觉,不想出门。有的还把自己关在房间里,和父母也没多少交流。

 

很多父母急坏了,他们觉得只有孩子愿意走出家门,与人打交道,这个病才能好起来呀!孩子再这样下去,岂不是要跟社会脱节,越来越自我封闭,整个人都废了吗?!

 

有些父母唉声叹气,以泪洗面,虽然不敢说孩子,但非常绝望;

 

有的则不断劝孩子多出去走走,接触接触人,“你这病就是憋出来的”,可孩子不听,还嫌父母烦;

 

有些父母脾气比较暴躁,尤其是父亲比较多见,急起来甚至会猛砸孩子房门,破门而入,对孩子破口大骂,引发激烈的亲子冲突。

 

如果家长有以上表现的话,请先冷静下来,恢复理性。这些都不是正确、科学的应对方式,不但没法让孩子愿意出门社交,还会让孩子的病情越来越严重,亲子关系越来越恶劣。

 

父母到底该怎么做,才能让孩子真正愿意走出去社交,走向康复呢?

 

在今、明天的两篇文章中,我们会详细分析,并提供理性科学的应对方法。

 

01

孩子患病后不愿社交,

是正常状态

 

首先,我理解父母想让孩子出门社交,这个出发点是好的,也是我们追求的康复目标。

 

但父母必须意识到这一点:

 

抑郁症、双相障碍患者不愿意社交,这是他们在非正常状态下的正常反应,是疾病的症状之一。

 

也就是说,在抑郁症、双相障碍患者病情有所好转前,要求他们出门社交,这个想法是不合理的,甚至可以说是荒谬的。

 

父母们要理解孩子目前的精神心理状态。抑郁症、双相障碍的孩子遭受过大量的叠加性心理创伤。通常,这些创伤中有很多就来自他们的社交圈子,比如学校同学、在外认识的朋友等。所以他们一面对这些人就容易激活创伤,感到十分焦虑、害怕,甚至恐慌。

 

图片来源于网络

 

那让孩子加入一些新的圈子,认识一些新的朋友,行不行?

 

这往往也行不通。因为患病后的孩子往往是压抑、自卑、敏感的,有偏执型人格改变,哪怕面对友善的陌生人,他们也会感到不安,很怕别人瞧不起自己。

 

而且,对于休学的孩子来说,他们就更不愿意出门社交了。别人(尤其是邻居)动辄就好奇地问,“你怎么不用上学?”这会让孩子很尴尬,自卑感和病耻感更强。

 

那去找知道自己休学的好朋友玩吧?可别人往往要上课、写作业,未必有时间。就算有时间,那聊天时朋友难免会说起学校里的事,这又容易激活孩子的心理创伤,或者又勾起孩子的失落感,“大家都在学习和进步,只有我原地踏步”,“我跟朋友没话题了,他们要离我而去了”。

 

对于患者来说,这种滋味是非常难受的;不宅在家,还能怎么办呢?

 

很多患病孩子甚至感激现在的疫情防控常态化,他们想继续上课,但又惧怕上学,线上网课反而能他们暂时得以解脱,学习状态反而有所回升。可当学校恢复线下教学时,他们又会重新面临难题了。

 

所以,患者躲在家里,把自己关在房间里,起码暂时不用面对这些痛苦,心理上有一定的安全感;也避免了他们的叠加性心理创伤不断被激活,避免在社交中形成新的心理创伤,这对病情反而是有利的。

 

如果父母不理解这时孩子的感受和心理活动,总希望孩子走出去、跟人接触,甚至催促、强迫的话,孩子的情绪波动会更大,甚至跟父母大吵大闹,在家打人砸物。

 

那么复诊时,大夫就会认为孩子病情加重了,增加药量,甚至让孩子住院治疗。如果孩子本来的诊断是抑郁症,大夫还有可能认为孩子在家暴躁易怒是轻躁狂/躁狂发作,改诊断为双相障碍,这可是比抑郁症更严重的“重性精神疾病”。

 

如果是这样,父母岂不是好心办了坏事,与希望孩子好起来的初衷背道而驰了吗?!

 

02

如果孩子频繁出门,

风险反而很大

 

不过,不是所有抑郁症、双相障碍患者都不愿出门,有小部分患者甚至出门得很频繁。这值得父母高度重视,判断是否属于以下情况。

 

第一,孩子是否出现了轻躁狂/躁狂发作?

 

轻躁狂/躁狂发作的核心症状为“三高”:

 

情感高涨,在那段时间内持续地感到喜悦、兴奋、甚至亢奋;

 

思维奔逸,说话多、语速快,爱跟人夸夸其谈;

 

精力旺盛,设立了很多计划并认为不难完成。

 

因为患者在轻躁狂/躁狂发作时自我感觉良好,他们不会回避社交,甚至很想找人交流,滔滔不绝地说自己的美好感受和计划。

 

图片来源于网络

 

如果孩子被诊断为双相障碍,父母要特别留神孩子是否出现这种情况。

 

如果孩子被诊断抑郁症,父母也不要掉以轻心,部分抑郁症患者也会出现这样的情况。如果孩子没有服用抗抑郁药,说明孩子有可能是典型的双相障碍患者,不是单纯的抑郁症,建议尽快就诊于精神科大夫,调整用药方案;如果正在服用抗抑郁药,则有可能是服用抗抑郁药后引起的“转躁”反应,这种情况我们在之前详细谈过我们的观点。

 

第二,孩子频繁出门,是不是为了去喝酒、滥用处方药,甚至是吸食毒品?

 

有的抑郁症、双相障碍患者会用不理性的方式释放内心的巨大压力,比如到酒吧去疯狂蹦迪、喝酒,到网吧打游戏通宵达旦,甚至有可能滥用处方药、毒品,演变为共病成瘾性疾病。

 

我们接诊过一位患者晓茜,根据她当时的病情,主流精神科大夫很可能会诊断为抑郁症,甚至双相障碍。她病情严重时抽烟、酗酒,经常不顾父母阻挠泡吧到凌晨,还吸过大麻、K粉、冰毒,吸“笑气”成瘾……

 

可能有的家长不知道“笑气”是什么。“笑气”是一氧化二氮,在临床中是一种麻醉气体,镇痛作用明显;也在食品工业中用于打发奶油、保鲜水果等。

 

可国内外很多年轻人爱上了吸食“笑气”带来的兴奋感,在酒吧或者狂欢派对中疯狂滥用,对身体带来极大的伤害。媒体曾报道,2017年一名在西雅图留学的中国学生因吸食“笑气”成瘾,半年后出现了无法站立、大小便失禁的症状,不得不结束留学返回国内治疗。

 

所以,父母们要谨慎防范,小心孩子滥用处方药和各种新型毒品,这会令孩子的病情更加复杂、难治。

 

第三,孩子是否频繁出门是否为了疯狂购物?

 

关于部分抑郁症、双相障碍患者过度购物的行为,我们上周专门推送了2篇文章进行分析。

 

第四,孩子是否陷入了不理性的恋爱关系?

 

尤其是家有女儿的父母,更要注意。

 

并不是说抑郁症、双相障碍患者一定不能谈恋爱,但如果孩子的病情仍比较严重的话,他们在感情中容易情绪不稳定,频繁与恋人吵架。

 

如果对方提出分手,孩子失恋了,这容易形成较重大的心理打击,很可能加重病情。

 

万一遇到“渣男”“渣女”,不但被甩,还遭遇了更大的心理伤害,孩子甚至有可能轻生,或者作出其他极端行为。

如果父亲发现女儿很容易陷入恋情中难以自拔、“恋爱脑”的话,还要主动反省父女之间的亲子关系。

 

我们在临床心理干预中发现,如果父女长期亲子关系不良,比如父亲缺乏对女儿的关注、陪伴,甚至教育方式比较粗暴的话,女儿长大后有可能过度渴望异性的关爱,容易被表面的小恩小惠、花言巧语蒙蔽了双眼,在恋爱中失去理智。我们接诊过的患者阿莉就是典型例子。

 

而且“恋爱脑”女生万一遇到别有用心的渣男,很容易被PUA,受到极大的心身伤害。

 

所以,当孩子病情还没明显好转时,他们不愿意社交并不是坏事,反而减少了上面这些风险。

 

03

不愿社交的3种程度,

孩子属于哪种?

 

当然,我们也不能任由孩子一直逃避社交。在满足一些条件的前提下,父母可以采取正确、科学的方法去慢慢引导,孩子加快康复,并能真正地走出去。

 

在提供具体的科学方法之前,父母要先判断孩子属于下面哪一种情况:

 

第一种,孩子自我封闭的程度比较轻微。

 

他们虽然不愿意出门、与家庭以外的人接触,但在家与父母关系尚可,亲子之间能保持正常的交流。孩子跟父母说到感兴趣的话题时,甚至有说有笑。

 

也就是说,虽然孩子的社会功能严重受损,但家庭的角色和交流功能还算正常。

 

这里说的“家庭的角色和交流功能”,是指孩子在家庭里承担的角色以及相对应需履行的功能、事务。比如基本的起居饮食能自己完成,能适当承担一些家务,跟家人有基本的交流,尊敬老人、爱护弟弟妹妹等等。

 

这类孩子遭受过的叠加性心理创伤中,很可能来自家庭的比较少,但来自校园的比较多,并出现了严重的学习障碍,甚至无法上学。很多父母也感觉到,孩子在家时大部分时间比较平稳,可别人一提学习、学校,孩子很容易生气、烦躁。

 

图片来源于网络

 

第二种情况比第一种严重一些:孩子不但不愿意出门社交,在家里也不太愿意跟父母多说话,只有片言只字的最基本交流。

 

这说明孩子不仅社会功能严重受损,其家庭的角色和交流功能也受损,意味着父母曾对孩子造成过叠加性心理创伤,可能长期缺乏陪伴、关注,或者经常指责、批评等,亲子关系比较恶劣。

 

有的父母也意识到这一点了,比如长期缺乏陪伴,经常指责、批评等。他们心疼孩子,也出于一定的弥补心理,可能会提出带孩子出去旅游,希望孩子能开心一点。

 

可有的孩子因为出现了敏感、多疑的偏执型人格,就可能从负面的角度去理解父母的用意,比如“我都这么难受了,你们还有心情计划旅游?”、“我这个病是出去玩就能治好的吗?!你们根本不能理解我!”

 

第三种情况是最严重的:孩子整天待在自己的房间里,与家人的交流也基本为零,甚至不愿看到父母,得家人为其送饭,社会功能与家庭的角色和交流功能都严重受损。

 

这时孩子的病情已经十分严重了,他们有可能频繁自残,为自杀行动作准备(写遗书、交代事务、准备工具等),或者已实施过自杀但未遂,或者连续多天不吃不喝,意图绝食自杀。

 

有的孩子还可能有妄想、幻觉等精神病性症状,比如觉得有人监视、谋害自己,觉得饭菜被下毒了,拒绝进食。有的则可能听到指责、嘲笑自己的声音,甚至是命令性幻听,可能会根据幻听的指示做出极端行为。这非常危险!

 

我们曾接诊过一位患者,他有严重的幻听症状。一天,他在家里频繁听到一位年轻女性的声音在羞辱、谩骂他。他坚信家外面有人骂自己,并一气之下到厨房抄起菜刀冲出家门,想要杀了“那位年轻女性”。

 

幸好他出了家门后只看见了几个孩子,还有些老人家,并没有看到“年轻女性”,再加上家人急忙跑出去制止,才没有酿成悲剧。他的父母想起来都觉得后怕,万一当时真的有位年轻女性经过呢?

 

所以父母需要高度警惕,仔细分辨孩子属于哪种情况,否则一不留神就可能发生悲剧。

 

那么,对于以上这3种情况,父母分别该如何处理呢?明天的文章继续分析、提供建议。

 

 

图文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


 

 

 


沈阳市七彩生活心理咨询管理中心——沈城唯一荣获全国优秀心理服务机构提名的专业心理咨询中心
服务理念:专业与爱让每个生命都换发出七彩的光芒!
服务项目:沈阳心理咨询、沈阳婚姻家庭心理咨询、沈阳青少年心理咨询、沈阳恋爱情感心理咨询、沈阳职场心理咨询、沈阳人际关系心理咨询、沈阳亲子关系心理咨询、沈阳家庭教育心理咨询、沈阳情绪管理心理咨询、沈阳个人成长心理咨询、沈阳神经症性心理咨询、沈阳EAP心理咨询、沈阳身心健康心理咨询、沈阳压力管理心理咨询
咨询热线:024-23500628    13889330109(微信同步)
微信公众号:七彩生活心理家园(qcxljy521)